這是最前頁哦!
10 1
這是最末頁哦!
1 / 10

Q. 我家土地被列入遺址範圍還能蓋房子嗎?

  化資產保存法對於遺址類文化資產的法定身分,有疑似遺址、列冊遺址及指定遺址三種。

  遺址一旦指定公告或列冊後,應予以保護,避免開發行為,以免破壞地表景觀或地下埋藏物,主管機關負有監管遺址的責任,會定期掌握相關土地使用狀況及開發計畫,也會將遺址範圍內土地的基本資料通報相關公務、建設、農業及環保等機關。

  指定遺址範圍內土地皆屬於強制性的保護性質,不允許開發行為,以免破壞遺址。於列冊遺址範圍內的工程建設或土地開發計畫,依法規定,民眾應先邀請考古學專業的專家進行遺址價值及內涵調查評估,提出建議處理方式,再將其結果報文化局,由遺址審議委員會決議最後處置。

Q. 工程進行到一半發現疑似遺址!

  是工程進行中發現疑似遺址,應該立即停工並通報文化局,經專家學者評估後,認為該遺址很重要(如遺物量豐富且文化內涵具代表性),可能的做法是由專家進行搶救發掘;也有可能請施工單位或業主變更工程設計,盡量避開遺址精華區。若沒有搶救發掘的必要性,專家會來監看施工過程,於監看中發現文化遺物或文化層,則要停工進一步評估,以減輕文化資產的損失。

  然而,現地保存才是保護遺址最好的方式,近年來,臺灣各地遺址搶救發掘工作皆因工程開發進行,不僅延長工時,造成民眾損失,遺址也只能以資料的方式保存。若預先在開發行為前,請專家學者鑽探調查基地內遺址之文化堆積及分布情形,並採取適當的工程設計,不僅保護遺址,也盡量避免施工後又面臨停工的損失,讓遺址保護跟業主間找到雙贏的平衡點。

Q. 發現遺址可以自己挖嗎?

  化資產保存法對考古發掘程序有明確且嚴格的規定,需由考古專家學者或專業機構向主管機關提出申請,並經審議委員會同意及主管機關核定後才能進行。因為考古絕非只是「標本採集」,若私下挖掘遺物,則出土的遺物沒有層位紀錄,失去學術研究所需的時間、空間與彼此組合的資訊,也等於是破壞了遺址。即便是專家學者,若沒有嚴謹的田野紀錄工作,也同樣會造成重大的損失,因此《遺址發掘資格條件審查辦法》中也對專家學者的學歷、經歷與能力作出明確規範。

學歷
經歷
能力
學士學位
從事考古發掘工作五年以上
發表考古發掘報告二篇以上
碩士學位
事考古發掘工作三年以上
發表考古發掘報告一篇以上
博士學位
從事考古發掘工作一年以上
-

  而遺址發掘之學術或專業機構,也應具備考古相關碩士以上學位的專業人員三位以上、有整理、維護、典藏之人員、設備與空間等條件才符合資格。

Q. 為什麼我們要保存遺址?

  常有人質疑,臺灣土地面積小、歷史不過幾百年,有什麼重要的遺址嗎?事實上,早在幾萬年前,人類就在這塊土地上生活了。遺址埋藏了古代人類活動痕跡,我們可以透過遺跡及遺物蘊含的資訊建構過去,探尋那段沒有文字記錄的臺灣史,是文化的傳承,也是歷史的延續。

  目前學者調查發現的遺址有一千多處,數量遠多於受指定及列冊保護的遺址。然而遺址脆弱易損,除了人禍,也常遭遇天災。一旦遭受破壞,重要遺跡再也永不復返,因此當然要好好保護啊!

Q. 我要怎麼察覺挖到遺址呢?

  謂遺址,文資法中將其定義為:「蘊藏過去人類生活所遺留具歷史文化意義之遺物、遺跡及其所定著之空間。」因此,發現遺址最常見的情形就是挖掘出遺跡或遺物。但考古並非尋寶,遺物大多不是金銀財寶或古董文物,以台灣的遺址而言,如果發現墓葬(如石板棺)、陶器/片、琉璃珠、金屬器(金、銀、青銅器/鐵器)、石器、貝類、骨頭……等,就必須提高警覺,趕快通報地方主管機關作進一步的確認及後續處置。

目前台灣各個遺址遇到工程開發的實例

十三行遺址小檔案

  • 地點:新北市八里區頂罟村

  • 年代:距今1800-500年前

  • 文化類型:十三行文化(金屬器與金石並用時代)

  1957年,空軍少校潘克永駕機飛越觀音山上空時,發現飛機的羅盤有磁力異常的現象,他以為附近有鐵礦影響了羅盤的運作;之後經由地質學家林朝棨教授探勘,發現頂罟村(當地人稱為「十三行」)的確有許多鐵塊和鐵渣,只不過不是鐵礦,而是史前人類煉鐵活動所留下的遺物呢!

  1960年代,考古學者盛清沂、石璋如、劉斌雄等人,陸續在此地進行發掘,發現了陶器、鐵器、青銅器、玻璃器等文物,還有一些瑪瑙珠、中國銅錢、陶瓷片等,這些遺物提供了研究台灣金屬器時代物質文化的線索,也開啟了後續學者對於當時平埔族與漢人社會交流的研究。

  然而, 1988年,當考古學者高有德、臧振華、劉益昌試圖以十三行遺址,作為研究台灣漢人與平埔族生活的重點地區時,他們才發現,這麼一個重要的遺址,竟然被規劃為汙水處理廠用地,即將被剷平毀滅!原來當初在進行環境影響評估時,並未會同任何文化界的機關、學者,因此也忽略了該工程對於十三行遺址可能造成的破壞。

  這時許多學術界、文化界的朋友群起聲援,使得十三行遺址的搶救發掘工作能順利進行。爾後經過多次的街頭請願,終於在1991年成功爭取將十三行遺址定為二級古蹟,並且得以被部分保存。1995年,中央各部會更決議成立「十三行遺址文物陳列館」,也就是現在位於八里的新北市立十三行博物館。

  有空記得到十三行博物館走走,認識台灣金屬器時代的文化面貌,也體驗一下,從怪手底下搶救出的考古遺址有多麼珍貴!

遺址保護大事記:

  1. 提報:1957年11月26日由國立臺灣大學地質系林朝棨教授發現並提報命名。
  2. 列冊:1959至1963年間,由考古學者專家石璋如及劉斌雄進行考古發掘,成為臺灣北部一重要史前文化遺址,並被登入臺北縣志史前史。
  3. 指定:1991年11月23日由內政部指定為二級古蹟。
  4. 國定遺址指定:2006年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第一百零二條,重新指定為國定遺址。

延伸學習:

漢本遺址小檔案

  • 地點:宜蘭縣南澳鄉

  • 年代:距今約1700- 1100年

  2012年3月5日,台9線蘇花公路山區路段改善計畫工程正進行著,原先在鄰近的工程段作施工監看的馬耀先生,於谷風隧道南口的麵攤吃麵時,無意間在挖掘中的沉砂池發現疑似文化層,趕緊連絡施工單位停工。一個深埋千年的考古遺址,總算逃過被怪手鏟平摧毀的命運。

  這個倖存的遺址,位在宜蘭縣南澳鄉漢本車站南邊六百多公尺處,故命名為「漢本遺址」。從出土情況來看,此處為一個聚落遺址,房舍遺跡結構清楚,出土遺物有陶器、玉器、石器、瑪瑙珠、玻璃珠、獸骨、青銅器、鐵器等。葬俗為側身屈肢葬,比較特殊的是大多為雙人或多人合葬於住家下方的室內葬,且有近方形石板棺,在台灣比較少見。出土的人骨手臂粗大,遺址中也有瑪瑙、玻璃珠等外來物,學者推測,這個族群以海作為交通路徑,時常划船往來貿易。在該遺址中也發現有落石壓垮屋舍、流水沖進墓葬的痕跡,因此推論可能發生過地震、颱風、土石流等天災,讓該聚落人民決定棄守家園。

  漢本遺址陶器上的附加堆紋、側身屈肢葬俗、以青銅、鐵器隨葬等特徵與十三行文化相近,學者推測在此生活的族群與十三行文化人有一定程度的關聯。漢本遺址的考古材料,為台灣北部平埔族研究提供了新的線索,也豐富了台灣早期北部、東部的歷史圖像。

遺址保護大事記:

  2012年3月5日發現,搶救發掘計畫業經宜蘭縣政府於101年9月3日府授文資字第1010006060號函備查,現場搶救發掘作業並於101年9月15日開始進行,預計於2016年8月15日結束。

參考資料:

惠來遺址小檔案

  • 地點:台中市七期重劃區,「小來公園」位於台中市
       河南路、惠來路口(惠民段144號抵費地)

  • 年代:距今約4500-1000年前

  • 文化類型:牛罵頭、營埔及番仔園文化﹝新石器時代中期
         至金石並用時代)

  2002年5月18日,東海大學學生陳聖明無意間在市政路衣蝶百貨的工地撿到一些陶片,送交科博館鑑定後,確認是史前繩紋陶。隔天,科博館研究員隨陳員重回現場,在已開挖的土層斷面發現文化層及繩紋紅陶片,研判此處有史前遺址,於是立即向文化局報告。經市府協調相關單位後,由科博館研究員進行考古發掘。

  根據發掘與調查的結果,整個惠來遺址群分布範圍約15萬平方公尺,包含牛罵頭、營埔及番仔園三層文化堆積。遺址出土的繩紋紅陶器,其器型、口緣、圈足型式及紋飾均具牛罵頭文化的特色。其出土的陶器為典型大坌坑繩紋陶及牛罵頭細繩紋紅陶文化,是台灣中部繩紋陶文化研究的重要材料。由於都市開發迅速,台中市的遺址多被早期開發破壞或擾亂,惠來遺址因此更顯珍貴,館方建議局部現地指定遺址,並興建遺址公園保存。

  然而惠來遺址位於新市政中心精華區,土地標售開發與遺址保存成了兩難的課題。2005年市民展開保存遺址行動,首先提報惠民段144號抵費地為市定遺址;接著,搶救惠來遺址行動聯盟成立。歷經市議會抗議活動、搶救遺址大遊行後,由台中一中學生社團自行發起、並串連台中市十多所學校,共一萬兩千多人連署搶救惠來遺址。隔年,市府文化局遺址審議委員會決議,將惠來遺址指定為台中市定遺址。但遺址指定後未公告即不具法定效力,因此又歷經一番努力,2010年1月6日終於公告為市定遺址。為了盡量減低開發所造成的損壞,遺址以簡易遺址公園的形式保存,並從事文化資產及鄉土教育推廣。

遺址保護大事記:

  1. 提報:2005由市民連署向文化局提報。進行公民保存遺址運動。
  2. 列冊:2006年3月30日指定為台中市定遺址。2010年1月6日公告。
  3. 指定:2008年台中市政府核定惠民段144號抵費地,列為「惠來遺址」列冊區域。
  4. 國定遺址指定:2013年向中央提出將惠來遺址升格為國定遺址的計畫

參考資料:

抵費地是什麼:

  所謂抵費地意指地主以土地抵價,繳交重劃負擔。辦理土地重劃需要經費,因此台中市府辦理重劃,為使財務管理方便,各期重劃均成立「重劃基金」,抵費地出售後所得存入「重劃基金」,供重劃區內增加建設、管理、維護之費用。本案的衝突點肇因於,若將為了保存遺址而不出售抵費地,則原用以彌補該重劃區執行所需費用,就必須改由其他財政來源支應,對市府財政是一大負擔。

烏山頭遺址小檔案

  • 地點:台南市官田鄉嘉南村

  • 年代:距今約2800-2350年前

  • 文化類型:大湖文化中期烏山頭期(新石器時代晚期)

  山頭遺址於1923年興建嘉南大圳時發現,之後雖有學者進行研究與調查,但未曾正式發掘。1992年,因為第二高速公路開闢的需要,高工局委託中研院史語所進行了「第二高速公路後續計畫規劃路線沿線文化遺址調查」,並針對其中文化資產價值最高的烏山頭遺址,進行了試掘工作,確認了該遺址的重要性。由於高速公路路線預定通過遺址東緣,為了減輕對遺址的破壞,經研商後決定變更工程設計,將該路段道路高架化。一方面避免平面道路車輛往來輾壓可能帶來的破壞,一方面也盡力縮減工程所影響的面積,盡力爭取遺址原地保存。

  1997年,史前館針對高架橋橋墩位置進行搶救發掘,發現了大量大湖文化的灰黑色陶器,並以帶緣盆、球體罐、卵體瓶最具代表性,也有少數帶黑彩、幾何劃紋。石器數量較少,以巴圖形器最為特殊。另外,因為遺址深度在地下水面下,遺物未經氧化破壞,動植物標本大多保存良好,可以讓我們進一步了解當時人類的食物、生業及生活環境。出土的墓葬群聚且方向一致,顯示當時的烏山頭人有意識地規劃了墓葬區。由於上述種種特質具考古學文化期相的代表性,大湖文化中期的烏山頭期即以此遺址命名。

  2013年,台灣自來水公司送水管線埋設工程,觸及烏山頭遺址範圍與遺址敏感區域,因開挖深度超過4公尺,依規定在動工前先向臺南市文資處提出申請,由臺大考古隊進行搶救發掘。

  回顧烏山頭遺址的命運,雖原預定建設的高速公路變更為高架化設計,減低了對遺址的直接破壞,但在該路段通車後,附近土地更密集開發,帶來繁榮的同時,也對地底遺留產生間接的威脅與破壞。

遺址保護大事記:

  1992年中國民族學會調查,1993年《第二高速公路後續計畫規劃路線沿線文化遺址調查評估報告》中皆建議指定為古蹟。目前僅為列冊遺址,不具法定身分。

參考資料:

遺址「敏感區」是什麼:

  「環境敏感地區」是指我國國土保育與管理政策「全國區域計畫」中,對人類具有特殊價值或具潛在天然災害,極容易受到人為地不當開發活動之影響而產生環境負面效應的地區。遺址是第1 級環境敏感地區,屬於文化景觀敏感類,透過法令管制,在土地使用時應維護文化景觀資源完整及其相容使用,目前遺址受「文化資產保護法」規範土地的使用限制。

  • 臧振華等,《第二高速公路後續計畫規劃路線沿線文化遺址調查評估報告》,台北市: 交通部台灣區國道新建工程局,1993。交通部台灣區國道新建工程局主辦 ;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。
  • 李坤修,《二高路權範圍內烏山頭遺址搶救發掘報告》,台東縣:國立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籌備處,1999。

南科遺址群小檔案

  • 地點:臺南市新市區、善化區及安定區

  • 年代:距今約4800- 300年前

  • 文化類型:大坌坑文化、大湖文化、蔦松文化、漢人文化
         ﹝新石器時代至近代)

  臺南科學工業園區開發以來,園區內的考古遺址便成為一個持續不斷的話題。1995年底,在開發前的規劃階段,國發會委託中研院史語所進行該區考古遺址的調查評估。期間共發現12處遺物出土地點,並針對位於首期開發範圍內的5處地點進行了試掘和鑽探,以確認遺址內涵與範圍。鑽探結果顯示,道爺遺址面積廣大,全面發掘不易。在考古人員建議下,道爺遺址及其北邊共三十公頃土地被劃設為保護區,兼顧燕鴴生態保育和遺址保存。而東側為三竹變電所用地,土地變更不易,因此進行搶救發掘。

  發掘工作之餘,考古隊也因地利之便,進行園區其他工程的施工監看。在中央箱涵開挖工程時,發現了五間厝遺址,隨即促請停工。經文化資產主管單位與考古專家學者會勘後,決定試掘以評估其文化資產價值。

  1998年道爺遺址的搶救發掘期間,發現了一個20X12公尺的大型漢人墓葬,因規模及形制皆極為罕見,專家會勘後建議原地保存此一墓塋。透過南科籌備處與台電協商,將變電所配置變更,成為園區內因保存文化資產而變更工程設計的先例。

  科學園區由於位處堆積旺盛的曾文溪南岸,大部分遺址埋藏極深,1999- 2003年,隨著開發工程的進行,陸續揭露許多了深埋在地底的遺址。考古人員意識到,之前的地表調查及試掘工作,未能確實反映遺址的分布情形;被動性的施工監測,遺址在揭露的同時也遭受破壞,施工單位又要自行吸收工程延期耗費的成本,對雙方都是種損失。在各種考量之下,2002年展開全園區的的考古鑽探作業,用破壞性的調查方式,爭取確認遺址的分布範圍的效益,以便盡快展開原地保存、更改原先工程設計或進行搶救發掘等協商。

  自1995-2003年,考古隊在園區內共發現25處考古遺址,並發掘了其中11處,總發掘面積約32811平方公尺,在南科開發單位的協調下,遺址被保留下來的面積遠大於搶救面積。發現的考古學文化從早到晚包含:大坌坑文化、大湖文化、蔦松文化,一路延續到近代的漢人文化,時間縱深達4500年,對於我們了解台灣西南海岸的史前史與近代歷史,提供了豐碩的資料。

遺址保護大事記:

  1. 指定: 

    目前南科園區範圍內,共有瘦砂、旗竿地、新市.木柵、五間厝南、南關里東及右先方、道爺古墓、道爺南糖廍等七個市定遺址。

參考資料:

卑南遺址小檔案

  • 地點:台東市南王里

  • 年代:距今3500-2300年前

  • 代表文化:卑南文化(新石器時代晚期)

  南遺址於1896年由學者鳥居龍藏發現,1945年金關丈夫與國分直一曾進行小範圍的發掘工作,後受戰爭影響而中斷。1975年由台東縣政府指定為古蹟,但遺址保護工作未落實。1980年7月,南迴鐵路卑南新站﹝今台東站﹞的施工,怪手揭露了大量史前遺存,造成遺址的破壞,並吸引了盜掘者紛至,引起輿論抨擊及各方高度關注。至此,卑南遺址的重要性才被正視,台東縣政府隨即委託臺灣大學宋文薰及連照美教授率領台大考古隊,自1980至1988年於車站用地範圍內進行13次的搶救性發掘。

  卑南遺址的搶救發掘揭露了豐碩的史前遺留,除了佈局工整的砌石建築遺構,幫助考古學家認識卑南文化的聚落型態;數以千計的石板棺室內葬、特殊的複體葬﹝同個石板棺中重覆埋進多具墓葬﹞及精美的隨葬玉器,如玦、環、管、錛、簇等,更是受到矚目。由室內葬與建築結構的疊合關係、石板棺尺寸規模的分化、隨葬器物數量的歧異與高度專業化的製玉工業來看,考古學家推測卑南文化不但是一個以家族為基礎的社會組織,也是階層分明的史前文化。

  因瞭解卑南遺址的文化價值,1982年,宋文薰教授及文化界人士建議在原址興建野外博物館以保存遺址。1990年「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」籌備處成立,考量在原址上興建博物館恐破壞地下遺存,博物館另尋他處興建,原址則規劃為遺址公園。由於卑南文化公園僅涵蓋遺址部分範圍,其他土地權多半屬私人,徵收費用龐大,土地利益使地主與卑南文化公園間長期處於緊張狀態。

  1993年,在遺址劃定範圍的私有地內,有挖土機大量挖掘取土,使遺址再次受到破壞,雖稱「不知情」,但該地主及施作人員成為文資法施行以來,首件因破壞遺址被起訴判刑的案例。1997年,民眾於自有地大肆開挖興建農舍,石板棺出露,旋遭破壞滅跡,卑南遺址的保護再度引起各方強烈關注。

  在文資法限制、保護下,卑南遺址劃定範圍不容許任意開發,遺址範圍內土地雖未全數徵收,也有相對應的管制措施。深感土地開發受限,2002年十多名地主聯名陳情。在保護遺址及地主權益權衡下,史前館於2008年擴大徵收遺址公園土地,並啟動卑南文化公園第二期整體計劃,不僅使遺址能更大面積原地保存,並現地展示考古現場;也與台大合作進行研究型發掘,培訓新一代考古人員。目前卑南遺址已被指定為國定遺址,同時也成為臺灣世界遺產潛力點。

參考資料:

  • 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
  • 文化資產局 臺灣世界遺產潛力點 卑南遺址與都蘭山
  •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文化資產個案導覽-卑南遺址
  • 王志遠,〈從遺址的保存與利用─談卑南文化公園二期規劃案〉,《文化驛站》24 (2008 ): 28- 36。
  • 李坤修、葉美珍、楊淑玲,〈一級古蹟卑南遺址遭破壞區善後處理考古計畫報告〉,《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籌備處通訊》3 (1994 ):37- 63。
  • 李坤修,〈卑南遺址的發掘與遺址範圍的認識〉,《文化驛站》27 (2010 ): 4- 9。
  • 曾聖元,〈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選址過程與用地取得之回顧〉,《文化驛站》26 (2009 ): 18- 21。
  • 連照美,〈卑南遺址搶救考古發掘始末〉,《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刊》45 (1989 ):66- 84。
  • 臧振華,〈卑南遺址與世界文化遺產〉,《史前館電子報》7(2003.3.1)。